《理想国》 – Plato

哲学界的著作,听起来是很高大上的一本书,其实就是一些对话来讨论一些哲学问题,看后才知道苏格拉底真能扯!哈哈

书摘:


==========

– 您在位置 #147-149的标注 | 添加于 2014年6月30日星期一 下午9:02:30

大凡不亲手挣钱的人,多半不贪财;亲手挣钱的才有了一文想两文。象诗人爱自己的诗篇,父母疼自己的儿女一样,赚钱者爱自己的钱财,不单是因为钱有用,而是因为钱是他们自己的产品。 这种人真讨厌。他们除了赞美钱财而外,别的什么也不赞美。
==========

– 您在位置 #194-196的标注 | 添加于 2014年6月30日星期一 下午9:29:16

苏:那么,什么是正义所给的恰如其份的报答呢?给予什么人? 玻:苏格拉底,假如我们说话要前后一致,那么,正义就是”把善给予友人,把恶给予敌人。”
==========

– 您在位置 #267-268的标注 | 添加于 2014年6月30日星期一 下午9:36:22

苏:那么伤害不正义的人,帮助正义的人,能不能算正义。 玻:这个说法似乎比刚才的说法来得好。
==========

– 您在位置 #776-781的标注 | 添加于 2014年7月3日星期四 下午12:20:32

人们说:作不正义事是利,遭受不正义是害。 遭受不正义所得的害超过干不正义所得的利。所以人们在彼此交往中既尝到过干不正义的甜头,又尝到过遭受不正义的苦头。两种味道都尝到了之后,那些不能专尝甜头不吃苦头的人,觉得最好大家成立契约:既不要得不正义之惠,也不要吃不正义之亏。打这时候起,他们中间才开始订法律立契约。他们把守法践约叫合法的、正义的。这就是正义的本质与起源。正义的本质就是最好与最坏的折衷——所谓最好,就是干了坏事而不受罚;所谓最坏,就是受了罪而没法报复。
==========

– 您在位置 #900-903的标注 | 添加于 2014年7月3日星期四 下午12:38:19

者也会认为情有可原。他不会恼怒他们。因为他晓得,没有一个人真正心甘情愿实践正义的。除非那种生性刚正、嫉恶如仇,或者困学而知的人,才懂得为什么要存善去恶。不然就是因为怯懦、老迈或者其他缺点使他反对作恶——因为他实在没有力量作恶。这点再明白也没有了。这种人谁头一个掌权,谁就头一个尽量作恶,
==========
柏拉图对话全集之会饮篇 (huang_hao521@163.com)
– 您在位置 #124-127的标注 | 添加于 2014年7月10日星期四 下午10:15:17

一个人要想过上一种良好的生活,出身、地位、财富都靠不住,只有爱情像一座灯塔,指明人生的航程。我该怎么描述爱呢?爱就是对邪恶的轻视,爱就是对善的尽力效仿,假如没有爱,无论是城邦还是公民,都不可能从事任何伟大或高尚的工作。
==========
柏拉图对话全集之会饮篇 (huang_hao521@163.com)
– 您在位置 #162-164的标注 | 添加于 2014年7月10日星期四 下午10:24:37

事实上有两位这样的女神,因此爱也一定有两种。我想,没有人会否认叫这个名字的女神有两位——年长的那一位不是从母亲的子宫是产出来的,而来自苍天本身,我们称之为天上的阿芙洛狄忒;年轻的那一位是宙斯和狄俄涅生的,我们称这为地下的阿芙洛狄忒。
==========
柏拉图对话全集之会饮篇 (huang_hao521@163.com)
– 您在位置 #171-175的标注 | 添加于 2014年7月10日星期四 下午10:24:54

这种爱起作用的方式是随意的。这种爱统治着下午人的情欲。首先,这些人既受女人的吸引,也受男童的吸引;其次,不管他们爱的是什么人,他们关注的是肉体而非灵魂;最后,他们向那些最愚蠢的人求爱,因为他们追求肉体享受,根本不在乎这种享受是高尚的还是卑鄙的。因此,这些人只要能找到作乐的对象,都会与之苟合,不管好坏。这就是年纪较轻的那位阿芙洛狄忒的爱,男人和女人都分有这种性质。
==========
柏拉图对话全集之会饮篇 (huang_hao521@163.com)
– 您在位置 #175-176的标注 | 添加于 2014年7月10日星期四 下午10:26:25

属天的爱源于一位出身与女性无关的女神,她的性质也完全是男性的,在两位阿芙洛狄忒中间,这位女神较为年长,没有沾染任何荒淫和放荡。
==========
柏拉图对话全集之会饮篇 (huang_hao521@163.com)
– 您在位置 #179-180的标注 | 添加于 2014年7月10日星期四 下午10:27:01

在我看来,爱上这般年纪的人实际上准备把自己的全部时间花在他身上,要与他共度一生;他也不会利用那少年的年幼无知来欺骗他,诱惑他,继而又喜新厌旧。
==========
柏拉图对话全集之会饮篇 (huang_hao521@163.com)
– 您在位置 #197-198的标注 | 添加于 2014年7月10日星期四 下午10:29:25

先生们,我们雅典的法律要优秀得多,尽管我说过,它内容掌握。举例来说,我们公认暗爱不如明爱,尤其是在被爱对象有着高尚的美德,但相貌却不出众时更是如此。
==========
柏拉图对话全集之会饮篇 (huang_hao521@163.com)
– 您在位置 #214-217的标注 | 添加于 2014年7月10日星期四 下午10:41:50

当爱情导致善与恶的行为时才可以说爱有好坏之分。一个坏人邪恶地放纵情欲,那么这种爱是卑鄙的,而一个有道德的人高尚地追求爱情,那么这种爱是高尚的。邪恶的有爱情的人是世俗之爱的追随者,他想要的是肉体而不是灵魂,他的爱心的对象是变化的,短暂的。所爱的肉体一旦色衰,他就远走高飞,背弃从前的信誓,他的所有甜言蜜语都成了谎言。
==========
柏拉图对话全集之会饮篇 (huang_hao521@163.com)
– 您在位置 #214-218的标注 | 添加于 2014年7月10日星期四 下午10:42:13

当爱情导致善与恶的行为时才可以说爱有好坏之分。一个坏人邪恶地放纵情欲,那么这种爱是卑鄙的,而一个有道德的人高尚地追求爱情,那么这种爱是高尚的。邪恶的有爱情的人是世俗之爱的追随者,他想要的是肉体而不是灵魂,他的爱心的对象是变化的,短暂的。所爱的肉体一旦色衰,他就远走高飞,背弃从前的信誓,他的所有甜言蜜语都成了谎言。而那些追求道德之美的爱人会终身不渝地爱他的情人,因为他所爱的东西决不会褪色。
==========
柏拉图对话全集之会饮篇 (huang_hao521@163.com)
– 您在位置 #220-223的标注 | 添加于 2014年7月10日星期四 下午10:42:53

这就是我们的法律为什么要规定,过分迅速地接受情人是不道德的,在此之前应当有一段时间间隔,人们一般认为这是最有效的考验。第二条规定是,出于金钱或政治上的考虑,或者害怕受到威胁而委身于人是不道德的,简言之,年轻人在各种好处的诱惑下接受爱情是不道德的。
==========
柏拉图对话全集之会饮篇 (huang_hao521@163.com)
– 您在位置 #448-449的标注 | 添加于 2014年7月14日星期一 下午9:54:27

关于爱神与正义、节制和勇敢就说到这里,剩下要说的是他的能力,
==========
柏拉图对话全集之会饮篇 (huang_hao521@163.com)
– 您在位置 #433-434的标注 | 添加于 2014年7月14日星期一 下午9:54:58

先生们,由此可见,爱神首先是最年轻的,其次,他是世上最娇嫩的,第三,我们发现他还是最柔韧的。
==========

– 您在位置 #2618-2620的标注 | 添加于 2014年7月24日星期四 下午12:21:23

那么,我们很有理由假定,它们是两个,并且彼此不同。一个是人们用以思考推理的,可以称之为灵魂的理性部分;另一个是人们用以感觉爱、饿、渴等等物欲之骚动的,可以称之为心灵的无理性部分或欲望部分,亦即种种满足和快乐的伙伴。
==========

– 您在位置 #2721-2722的标注 | 添加于 2014年7月26日星期六 下午3:05:13

苏:因此格劳孔,木匠做木匠的事,鞋匠做鞋匠的事,其他的人也都这样,各起各的天然作用,不起别种人的作用,这种正确的分工乃是正义的影子——这也的确正是它②之所以可用的原因所在。
==========

– 您在位置 #2739-2741的标注 | 添加于 2014年7月26日星期六 下午3:07:32

苏:不正义应该就是三种部分之间的争斗不和、相互间管闲事和相互干涉,灵魂的一个部分起而反对整个灵魂,企图在内部取得领导地位——它天生就不应该领导的而是应该象奴隶一样为统治部分服务的,——不是吗?我觉得我们要说的正是这种东西。不正义、不节制、懦怯、无知,总之,一切的邪恶,正就是三者的混淆与迷失。
==========

– 您在位置 #2756-2759的标注 | 添加于 2014年7月26日星期六 下午3:09:25

苏:因此看来,美德似乎是一种心灵的健康,美和坚强有力,而邪恶则似乎是心灵的一种疾病,丑和软弱无力。 格:是这样。 苏:因此不也是这样吗:实践做好事能养成美德,实践做丑事能养成邪恶? 格:必然的。
==========

– 您在位置 #3500-3500的标注 | 添加于 2014年8月6日星期三 上午11:33:47

意见就是知识和无知两者之间的东西了。
==========

– 您在位置 #3594-3595的标注 | 添加于 2014年8月6日星期三 上午11:46:03

一个人的欲望在一个方面强时,在其他方面就会弱,这完全象水被引导流向了一个地方一样。
==========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