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创业维艰》- Ben Horowitz

办一家互联网公司确实够难的,WFIO(we’re fucked,it’s over” )很有哲理,哈哈,书里提到的这些问题或许我以后都会遇到,要提前做好准备,多多学习,充实自己,抓住机遇,办一家能让这个世界变得更美好的公司.

书摘:


==========

– 您在位置 #123-123的标注 | 添加于 2015年9月20日星期日 下午12:28:13

害怕并不代表没有勇气,真正的行动才是最重要的。一个人究竟是英雄还是懦夫,由行动决定。
==========

– 您在位置 #132-135的标注 | 添加于 2015年9月20日星期日 下午2:05:15

在开场白中,门多萨教练说:“你们中的有些人会在这里崭露头角,但不要自以为是。打球时,不要只想着耍酷,如果谁敢犯浑,知道什么下场吗?你死定了!”接着,他又滔滔不绝地讲一些我们不能违反的规定:“训练迟到?你死定了。不想击球?你死定了。在草坪上晃晃悠悠地散步?你死定了。管我叫奇科?你死定了。”
==========

– 您在位置 #135-137的标注 | 添加于 2015年9月20日星期日 下午2:05:59

这是我所听到过的最刺激、最搞笑、最好听的话。我太喜欢这些话了,甚至想赶快回家告诉妈妈。我妈妈吓坏了,可我还是很喜欢。回想起来,这是我所接触的有关领导力的第一课。美国前国务卿科林·鲍威尔说,领导力是一种能让别人追随你的能力,即使别人只是出于好奇。
==========

– 您在位置 #139-143的标注 | 添加于 2015年9月20日星期日 下午2:07:04

我往来于不同的社交圈子,和世界观截然不同的孩子们交往。视角的不同会令世界上所有重大事件的意义彻底发生改变,这令我惊叹不已。例如,当Run-D.M.C乐队的单曲《Hard Times》发行时,其强劲的低音鼓节奏在我所在的球队中引发了巨大的反响,但在微积分课上,却连一丝涟漪都没有泛起。对于罗纳德·里根基础技术尚不完善的战略防御计划,学校里的小科学家们产生了极大的愤慨,但对此,橄榄球队里却无人理睬。 通过不同的视角来看世界,我得以区分事实与感知的差别。这种能力在我后来成为企业家和CEO时令我获益良多。
==========

– 您在位置 #139-145的标注 | 添加于 2015年9月20日星期日 下午2:07:18

我往来于不同的社交圈子,和世界观截然不同的孩子们交往。视角的不同会令世界上所有重大事件的意义彻底发生改变,这令我惊叹不已。例如,当Run-D.M.C乐队的单曲《Hard Times》发行时,其强劲的低音鼓节奏在我所在的球队中引发了巨大的反响,但在微积分课上,却连一丝涟漪都没有泛起。对于罗纳德·里根基础技术尚不完善的战略防御计划,学校里的小科学家们产生了极大的愤慨,但对此,橄榄球队里却无人理睬。 通过不同的视角来看世界,我得以区分事实与感知的差别。这种能力在我后来成为企业家和CEO时令我获益良多。在特别严峻的形势下,当“事实”似乎已经注定了某一结果时,我会学着从截然不同的角度去寻找另一种表述和解释,以此打开我的视野。在很多情况下,另一种貌似合理的方案的存在就是为了在焦虑不安的员工心中燃起希望之火。
==========

– 您在位置 #245-248的标注 | 添加于 2015年9月20日星期日 下午2:19:24

也许除了马克之外,迈克·荷马是网景幕后最具创造力的人物。更奇特的一点是,局势越不利,迈克就越坚强。在遭受特别残酷的竞争性攻击期间,大多数高管都对媒体敬而远之,但迈克却总是挺身而出。当微软推出其著名的“兼收并蓄、独树一帜”策略(攻击网景的一个核心策略)之时,迈克对打来的电话照单全接,有时甚至一手拿一部电话,同时和两个记者通话。他堪称是一位终极战士。
==========

– 您在位置 #377-381的标注 | 添加于 2015年9月20日星期日 下午2:36:42

无论你是谁,你的一生都需要两类朋友。第一类是当你遇到好事时,你可以打电话与之分享喜悦的朋友。他的喜悦不是那种蒙着羡慕、嫉妒面纱的虚假喜悦,而是发自内心的真诚喜悦。他会比好事发生在他自己身上更高兴。第二类是当你身陷困境时,你可以打电话与之分担、向其倾诉的朋友。比如当你危在旦夕,只能打一个电话时,你会打给谁呢?比尔·坎贝尔兼具这两类朋友的特质。
==========

– 您在位置 #744-749的标注 | 添加于 2015年9月20日星期日 下午3:21:06

我召集了一次全体会议,发言如下: 我有些坏消息要告诉大家,我们现在正被BladeLogic公司打压得狼狈不堪,问题出在产品上。照此下去,我只好将公司贱卖。手里没有稳操胜券的好产品,我们就没有办法生存下去。因此,我需要你们每一个人做点儿事情。我要你们今晚回家,和你们的妻子、丈夫、其他重要的亲人,或最关心你的人认真谈一次话,告诉他们,“本在接下来的6个月里需要我。”我需要大家早来晚归,我会给大家买晚饭,和大家一起守在这儿。我们决不能犯任何错误,因为我们的枪膛里只有一颗子弹,必须一击命中目标。
==========

– 您在位置 #751-761的标注 | 添加于 2015年9月20日星期日 下午3:22:53

下面是特德·克罗斯曼——我手下最出色的工程师之一,多年以后对此事以及启动“达尔文计划”所发表的看法: 在Loudcloud公司和Opsware公司的历史上,我认为“达尔文计划”是最有意思也是最艰难的一个计划。整整6个月,我每周工作7天,每天从早8点开始,到晚10点结束。大家全都开足了马力。我和妻子每周只有一次约会,时间从晚6点到午夜12点。第二天,即使是周六,我也得在早8点准时出现在办公室,一直待到吃完晚饭。回家时基本在晚上11~12点之间。每晚,大家都是如此。 我们面临的技术性问题非常艰巨,大家必须集思广益,找出解决办法,并将其转化成真正的产品。 这很困难,但很有意思。在那段时间,我不记得有人退出。每个人似乎都在想“我们一定要成功,否则我们就得滚蛋,去另谋出路”。我们是一支紧密团结的队伍。许多新员工都得到了锻炼和提高。将他们推入激流滚滚的大海,告诉他们:“好好游。”这对他们是一种宝贵的成长经历。 6个月之后,我们一举通过了以前久攻不下的产品研发的概念证明阶段。本给了我们很大的支持,他会及时给我们反馈意见,我们完成任务时,他会拍拍我们的肩膀,给我们鼓励。 8年之后,当我读到特德所写的这段文字时,我哭了。因为之前,我对此一无所知。我以为我了解他们,但其实我根本就不了解。
==========

– 您在位置 #783-787的标注 | 添加于 2015年9月20日星期日 下午3:28:19

既然竞争地位已经提升,我们就要采取主动攻势。在每周的员工会议上,我加入了一个名为“我现在没有做什么?”的议程。通常,在员工会议上,大量的时间都用来进行回顾、评估以及改进员工们所做的事情,如研发产品、销售产品、服务客户、聘用员工等。然而有时候,你没有做的事却是你真正应该关注的事。 在一次会议上,“我现在没有做什么?”的问题提出后,所有员工一致认为:“我们没有实现网络自动化。”
==========

– 您在位置 #878-880的标注 | 添加于 2015年9月20日星期日 下午3:43:56

创业公司的CEO不应该计算成功的概率。创建公司时,你必须坚信,任何问题都有一个解决办法。而你的任务就是找出解决办法,无论这一概率是十分之九,还是千分之一,你的任务始终不变。
==========

– 您在位置 #881-884的标注 | 添加于 2015年9月20日星期日 下午3:49:01

人们总是问我:“当一名成功的CEO的秘诀是什么?”遗憾的是,根本没有秘诀。如果说存在这样一种技巧,那就是看其专心致志的能力和在无路可走时选择最佳路线的能力。与普通人相比,那些令你最想躲藏起来或干脆死掉的时刻,就是你作为一名CEO所要经历的不同于常人的东西。
==========

– 您在位置 #913-914的标注 | 添加于 2015年9月20日星期日 下午3:52:40

挣扎是成就伟大的竞技场。
==========

– 您在位置 #930-931的标注 | 添加于 2015年9月20日星期日 下午3:55:09

•请记住,这是区分男人和男孩的方法。如果你想成就一番事业,这就是挑战。如果你不想,那你根本不应该开办公司。
==========

– 您在位置 #934-935的标注 | 添加于 2015年9月20日星期日 下午3:55:46

对于公司创建者或CEO而言,最重要的一条管理经验就是要绝对保持理性。
==========

– 您在位置 #943-946的标注 | 添加于 2015年9月20日星期日 下午3:57:26

在我看来,我一直通过积极强调正面影响、忽略负面影响的方式来激励所有人。但我的团队很清楚,现实要比这更加微妙。他们已经看到,这个世界并不像我所描述的那么美好,却依然不得不听我在每次公司大会上说些形势一片大好之类的无聊空话。
==========

– 您在位置 #1657-1658的标注 | 添加于 2015年9月22日星期二 下午2:38:09

技术债务”这个比喻现在成了一个很好理解的概念。你也许可以通过写快捷代码或不洁代码的方式节省时间,但最终还是要把时间还回去,还有利息。
==========

– 您在位置 #1864-1865的标注 | 添加于 2015年9月23日星期三 上午9:03:55

为方便大家详细了解野心过大的危害,我强烈建议大家读一读苏斯博士所著的管理学经典——《乌龟大王亚特尔》。
==========

– 您在位置 #1911-1914的标注 | 添加于 2015年9月23日星期三 上午9:11:56

这都是“彼得定律”在施威。劳伦斯·J·彼得博士和雷蒙德·赫尔在1969年出版的同名书籍中首次使用了这个术语,意即在一个集团中,员工只要表现出众,就能获得提拔,直至被提拔到一个他不能胜任的岗位(即他们的不称职级别),自此无法再获得提升。安迪·格鲁夫在其管理学经典《格鲁夫给经理人的第一课》中指出,“彼得定律”不可规避,因为我们无从预知某个人的能力会在权利阶梯的哪一层止步。
==========

– 您在位置 #2352-2355的标注 | 添加于 2015年9月25日星期五 上午7:18:08

当你身处这样的境地时,务必要明白一点:几乎所有的公司都会经历生死攸关的时刻。鉴于这一现象的普遍性,我的搭档马克·安德森和斯科特·韦斯甚至用首字母缩写“WFIO”来表示它。“WFIO”代表“we’re fucked,it’s over”,意思是“我们要完蛋了”。根据他们的结论,一个公司会经历2~5次这样的时刻(虽然我敢肯定地说,我在Opsware公司至少经历了10次)。

发表评论